宝新能源(000690.CN)

欣龙控股业绩变好:原大股东悔棋 硅谷天堂频出手A股、押宝新能源

时间:20-08-30 15:49    来源:新浪

记者调查|欣龙控股业绩变好,原大股东“悔棋” 硅谷天堂频出手A股、押宝新能源(000690)

来源: 红刊财经

记者 | 惠凯

作为国内首家无纺布行业的上市公司,因今年上半年业绩的暴增,欣龙控股股权质押风险得以化解,这让本已平静的股东之间变得不再平静,原大股东海南筑华提出异议,要求解除当初对嘉兴天堂硅谷股权转让时的投票权委托,由此引发争议。

欣龙控股的大股东在2019年底时由海南筑华变更为嘉兴天堂硅谷,但在8个月后,海南筑华称和嘉兴天堂硅谷在公司发展战略方面存在重大分歧,提出解除投票权委托要求。《红周刊》记者获悉,如海南筑华未能在15个工作日内向仲裁机构及时缴费,则解除委托权的申请将流产。

欣龙控股易主不久即“翻脸”

业绩转好或成导火索

上市公司股权纷争近几年在A股市场可谓是屡见不鲜,新老实控人之间、大股东和其他股东之间、母公司和子公司之间、管理层和董事会之间往往因利益分配、发展战略等缘由互投反对票,乃至诉讼的情况也愈加普遍。据Wind数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以来,已有接近20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上出现互投反对票情形,而这其中就包括了欣龙控股的前大股东和现实控人之间的摩擦。

8月中旬,欣龙控股突发公告称,公司于8月初收到股东海南筑华科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称“海南筑华”)发来的《关于提示上市公司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通知》及《深圳国际仲裁院<关于仲裁申请的通知>》。海南筑华称其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嘉兴天堂硅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嘉兴天堂硅谷”)因履行《表决权委托协议》义务及其他相关事宜发生争议,已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交相关仲裁申请,请求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

截至今年上半年,嘉兴天堂硅谷为欣龙控股大股东、持股9.24%,海南筑华为二股东、持股8.45%。不过,嘉兴天堂硅谷成为大股东的时间仅有大半年时间,而在此次的多年,海南筑华一直是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法定代表人郭开铸也长期任上市公司董事长。

由于近几年传统周期行业一直不太景气,欣龙控股业绩也波动很大,归母净利润在2015和2018年曾出现过巨亏。2019年时,公司剥离长期亏损的宜昌市欣龙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和出售了子公司宜昌市欣龙熔纺新材料有限公司60%的股权,使得归母净利润成功扭亏,录得482万元净利润。同样,公司股价自2015年以来长期不振,由最高时的接近15元一路跌至2019年底时的不足4元。就在股价下跌过程中,当时大股东海南筑华所持股权也几乎全额质押。

面对业绩的长期不佳和股价的持续低迷,海南筑华面对现实不得不选择退让。2019年12月底,欣龙控股公告称,大股东海南筑华向嘉兴天堂硅谷转让了4459万股股票和4551万股对应表决权,嘉兴天堂硅谷拥有表决权的股份占总股本17.7%,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孰料“人算不如天算”,进入2020年,突发的疫情却让不少医疗器械公司业绩出现了暴增,作为国内首家无纺布行业的上市公司,欣龙控股也同样业绩大增。公司8月中旬发布的上半年报显示,1~6月营收高达7.9亿元,同比实现翻番,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6亿元,成功扭亏为盈。在业绩的持续向好下,上半年股价最高也涨至15元左右,这让原大股东的质押爆仓的潜在风险也随时消弭。

据《红周刊》记者了解,正是由于股价的持续上涨可能是促使海南筑华“反悔”了,提出解除投票权委托要求。对此上市公司公告则显示,海南筑华主张解除表决权委托的原因是“与嘉兴天堂硅谷在经营理念等方面存在重大分歧”。

海南筑华如未能缴费

仲裁将取消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自成为欣龙控股大股东以来,嘉兴天堂硅谷进行了一系列人事布局:郭开铸在今年2月不再任董事长、转任联席董事长,嘉兴天堂硅谷提名何向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王林江为董事、于春山为总裁、王洪斌为监事会主席,4人此前均在硅谷天堂任职。

接着在今年7月底,上市公司董事会审议并通过了《关于调整董事津贴的议案》,拟将董事长、联席董事长的津贴标准从原来的6000元/月提升至120万/年,并审议通过了《2020年绩效考核奖方案》,公司拟从2020年的净利润中提取不超过2000万元用于对董事长/联席董事长/高管团队/核心管理人员等的绩效考核奖励。考虑到董事长津贴的巨大提升,从董事长转任联席董事长的郭开铸受益颇多。但在8月中旬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提出反对票的却有142649605股,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93.44%,以绝对票数优势否决了《关于调整董事津贴的议案》。参考上市公司的股权结构,嘉兴天堂硅谷的态度经历了从赞成到反对的转变。

“海南筑华在8月7日正式提交了仲裁,按照相关规定,海南筑华应该在15个工作日内尽快缴费。”硅谷天堂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其后仲裁机构才会向相关方发出后续通知,以推动仲裁流程,“我们还不太确定它最终会不会向仲裁机构缴费。如果缴费也是好事,这样一来,双方的矛盾可以由中介机构来调解,对上市公司的影响也最小”。但如果海南筑华未能在15个工作日内及时缴费,“那么就是一场闹剧,对上市公司、股民的影响也不好”。

《红周刊》记者从硅谷天堂相关人士方面了解到,截至8月26日,海南筑华尚未缴纳仲裁费用,上市公司也向海南筑华发函了解进展,但尚未收到海南筑华方面的回复。

记者发现,自2019年以来,伴随着债务爆雷、A股纾困、并购重组的再度活络,上市公司出现大股东/实控人变更的频率有明显增长。据Wind数据统计,2018年有213家A股公司的大股东和实控人发生变更,2019年这一数字达到了320家,2020年至今也有178家A股公司的大股东/实控人出现了变更。期间也发生了不少摩擦。譬如2019年11月,安控科技也是以表决权委托的形式变更实控人。但今年3月,原实控人要求撤回表决权委托。在上市公司股东和管理层内斗案例中,如何平衡新老股东的利益?正考验着愈来愈多的上市公司。

老牌PE再度出手

押宝新能源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嘉兴天堂硅谷的母公司是知名老牌PE基金硅谷天堂。硅谷天堂此前曾因新三板增发而引起较大争议。2015年前后,多家大型私募股权基金纷纷借新三板以募集资金。硅谷天堂在挂牌新三板后也很快发布了定增方案:以30元的价格、拟募集67.5亿元,实际募得超30亿元。其参与机构包括:步步恒融定增1号资产管理计划、天融定增1号资产管理计划、北京郁金香天枢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该基金GP为知名股权基金盛世景集团)、中航信托·天启797号硅谷天堂股权投资信托计划,等。但其后新三板行情低迷,多家股权基金的巨额定增无法正常退出。

据Wind,硅谷天堂的定增价(后复权)较目前的市价折价达90%。在2018年7月《红周刊》报道《硅谷天堂定增倒挂:投资人、挂牌公司与基金公司三方博弈》中,投资人王先生曾向《红周刊》记者透露,他通过源实-硅谷天堂定增1号参与了此次增发,截至当时浮亏约85%。

那么,硅谷天堂近况又如何呢?截至去年底,硅谷天堂旗下10家私募子公司共管理着接近160亿元的基金。据其2020半年报,1-6月实现总营收8.7亿元、同比增400%,录得净利润2亿元、增150%。同时,受益于资本市场改革,硅谷天堂去年参股的6家公司实现IPO,其投资的容百科技、虹软科技是首批科创板上市企业,当虹科技则在上交所上市。

《红周刊》记者从硅谷天堂员工处了解到,目前硅谷天堂已将并购作为公司的业务中心,这也是其拿下欣龙控股、展鹏科技两家上市公司,并试图入主德宏股份(后终止)的主要原因。这3家上市公司均为民企,市值基本都在50亿元以下。不同于传统观念中PE基金更偏好财务投资人的角色定位,此番硅谷天堂还深度参与到了上市公司的经营和人事层面。

受益于疫情,欣龙控股上半年业绩亮丽,但高增速能否持续还需观察。相比之下,《红周刊》记者获悉,硅谷天堂更为看好新能源产业。在8月中下旬召开的一个论坛上,硅谷天堂合伙人周旼也表示,汽车产业是除房地产外最大的产业之一。展望2030~2035年,新能源汽车必将替代燃油车。硅谷天堂的一系列运作也围绕其展开,譬如德宏股份的主业即车用交流发电机的研制产销。而在7月初正式成为展鹏科技大股东后,上市公司即在7月10日发布《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拟收购杭州伯坦科技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的主业为新能源汽车零部件产品和换电网络核心设备的研发、设计与销售服务,产品可用于换电式纯电动汽车的换电系统总成、电机、电控等。

此次重组受到了交易所的关注。上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就此次重组是否触及重组上市的情形、杭州伯坦科技的业绩增长是否有可持续性、涉及诉讼等问题作出补充回复。同时,上市公司还将向硅谷天堂旗下的青岛海创投资募集配套资金、增发价5.4元/股,而目前展鹏科技股价在12元以上,上交所也对定价方式、资金来源提出了问询。目前上市公司尚未回复问询函。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反弹行情!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